全面停用死囚捐献器官 今年自愿捐献创历史新高

hui8885.com

2018-11-09

  中国死囚捐献器官全面停用,今年我国公民自愿捐献达历史最高。     重庆56位医护人员自愿捐献遗体器官      黄洁夫:器官来源转型移植数不降反升    据悉,前日在韩国首尔召开的全球器官捐献大会理事会全票通过欢迎中国进入国际大家庭。 自今年1月1日起,我国器官移植停用死囚器官,公民捐献成为唯一合法来源。 中国这项改革得到世界组织和全球移植社会的高度赞誉。     在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器官移植唯一合法来源的近一年时间里,我国的器官移植数量也创下了历史新高。 前9个月,公民身后捐献达2000多例、6000多个器官,再加上亲体捐献移植数已超过8000个,同时,移植质量也大为改善。 前日,在出席中国控烟协会第五届会员代表大会的间隙,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向北京青年报记者透露上述消息。 黄洁夫表示,我国已成功实现移植器官从司法渠道到公民自愿捐献的唯一合法来源的转型。     今年器官移植创历史新高    自去年12月代表官方宣布器官移植医疗全面停用死囚捐献的消息,黄洁夫便一直被追问:移植资源是否会出现短缺?    “情况正好相反。 ”前日谈及该话题时,69岁的黄洁夫笑容满面。

作为主持这项改革的关键人物,他透露,自年初全面停用死囚器官以来,中国的器官捐献和移植数量创下历史新高。

截至10月初,公民捐献达2000余例,捐献器官6000余个。     照现今每月约200例器官捐献的增长趋势,黄洁夫估计,今年公民器官捐献会在2500例以上。 按每例捐献提供3个器官计算,再加上亲体捐献,今年器官捐献数量将在历史上首次突破万例,将是历史上最多的一年,往年一般在8000例左右。

    “今年还只是第一年。 ”对于未来的器官捐献趋势,黄洁夫相当乐观。

    对于器官捐献与移植系统改革,公众此前既高度关注又疑虑重重。

有人担心,受限于传统文化观念,国人是否愿意死后捐献器官?器官移植分配如何做到真正公开透明?    黄洁夫表示,要相信只要有好的体制,公众的传统观念一定不是限制器官捐献的。 他还强调,只有公众自愿捐献、体系公开透明,器官移植事业才能成为民众所能享受到的服务,而不受其他因素影响。

    由于器官获取条件的改善,可以在医院内进行手术,公民自愿捐献的器官移植质量也大为改善。 黄洁夫说,今年是出现器官移植并发症最少的一年,也是移植成功率及其他各项指标均最好的一年。 我国已成功实现移植器官从司法渠道到公民自愿捐献的唯一合法来源的转型。     据了解,我国的公民自愿器官捐献始于2010年。

黄洁夫此前受访时曾解释,2009年以前使用死囚器官,是为了救器官功能衰竭的病人,当时又没有公民自愿捐献的体系,实属无奈之举,是饮鸩止渴的方法。     明年有资质医院将大幅扩展到300多家    同观念日益开明的公民捐赠相比,器官移植的硬件限制一下子被放大。 据介绍,国内目前只有169家医院具备一项或多项移植资质。

能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有丰富经验的医生仅一两百人。

其中,具备肾移植资质的医院只有几十家,能做心脏移植手术的更少,只有10多家医院,不到20名主刀医生。     黄洁夫预计,明年起,器官移植事业会有大步发展。

为推进公民器官捐献,明年应争取将具备资质的医院扩展到300余家,培养年轻医生四五百名。

    器官移植关乎生命,可试点纳入医保    死囚器官捐献同公民自愿捐献不能共存    媒体:之前大家一直担心受传统文化制约,中国人不愿意器官捐献。

但事实是停用死囚器官后,公众捐献的反而多了。

您怎么看这个变化?    黄洁夫:这充分证明了在中国,只要有好的管理体制,人民群众的传统观念不是限制器官捐献的,中华民族文化中的慈悲、友爱、助人的美德能发扬光大。 取消了死囚器官以后,公民就愿意捐献了,因为现在是阳光的,不用担心系统不公正。

所以,死囚的器官捐献同公民的器官捐献两个体系是不可能共存的。

    我们之前做过很多民意调查,青年学生中间有70%愿意死后捐献器官,但前提是捐献是公开、透明的,不是跟死囚器官获取搞在一起,没有任何买卖利益。     媒体:强调公民捐献成为器官移植的唯一来源,有什么意义?    黄洁夫:只有公民自愿捐献才能把器官移植事业同民众的利益联结在一起,器官移植才能为百姓服务,英文讲的是socialinterdependence。 目前,器官捐献刚起步,许多体系尚未完善,现每月增加约200例,一年下来超过2500例。     媒体:我们知道,国家的人体器官分配和共享系统2013年刚正式运行。 那器官移植中如何体现公正?    黄洁夫:器官移植完全是电脑系统分配(COTRS),每天超过20例以上。     器官移植属于大病救助范畴    媒体:现阶段的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中可能会面临哪些挑战?    黄洁夫:比如现在公民器官捐献中,有很多心脏、肺都是浪费掉的,因为没那么多医生会做此类手术。

另外,器官获取、运输的体系尚未完善。

据统计,全国能做心脏移植手术的主刀医生仅20多名,全国一年才做100多例心脏移植手术,不到200例肺移植。

    媒体:医生资源不够?    黄洁夫:原来死囚器官捐献都是保密的,资源是垄断的。 器官来源不阳光导致我国能做器官移植的医生和医院数量十分有限。

目前,全国共169家医院能做器官移植,其中,能做肝移植的只有几十所医院,肾移植是几十所医院,心脏、肺脏移植只有10多所医院。     现在器官捐献变成公开、透明的,年轻人就可以学了。 下一步我们将大量培养能做此类手术的医生。

明年起,器官移植事业将会有大步发展。

我们的目标是,器官移植例数明年翻一番。     媒体:目前一些普通家庭可能很难负担器官移植的手术费用。

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    黄洁夫:其实,很多省、市、地区对将器官移植纳入医保是持积极态度的。

比如我今年去广东惠阳调研工作时,当地领导提到,惠阳有560多万人口,但没有一家器官移植和捐献的机构。 如果国家能为他们提供这样的机构,政府愿意将器官移植的全部费用纳入医保报销,即对患者完全免费。     为什么要这么做?首先,器官移植是关乎生与死的医疗手段,属于大病救助范畴;其次,器官移植成功以后,比如肾移植的费用,仅相当于肾透析费用的三分之一,所以政府也有积极性。 器官捐献和移植都阳光了,今后就可以纳入医保中去。

可以试点先行。

    媒体:推动停用死囚器官捐献的进程中,有没有超出您设想的情况出现?    黄洁夫:没有。

我对我们国家政府和民众有充分信心。